首页>反走私研究
关于对《立法完善与实践促进》的讨论

发布日期:2015-10-22 00:00:00 浏览次数: 字体:[ ]

 

   近日,读了李圳阳同志刊登在《缉私战线》4月号的《立法完善与实践促进——从工商角度谈〈广东省反走私综合治理条例〉的实施》,该文从工商行政管理的角度,既肯定《广东省反走私综合治理条例》(以下简称《条例》)的意义,又指出其不足之处,并提出解决之道,是一篇不可多得的理论研究文章。笔者也尝试从工商的角度,提一些不同的看法与大家共同商榷、讨论。

  一、《条例》尚需进一步明确工商部门反走私职责
  圳阳同志在前文中认为《条例》“明确了反走私部门的权责划分”,但又在后文中认为《条例》对“洋垃圾”监管的职责没有提及还需要完善包括商务在内的各部门的分工和管辖权限,令人看起来觉得自相矛盾。不可否认,《条例》是全国首部反走私的地方性法规,对反走私工作有极大的促进作用,尤其是工商部门这些打私“主力军”要认真领会贯彻。想依靠《条例》对各部门职能进行划分不太现实,但对所谓“主力军”的职责还是有明确的必要性和可行性。笔者认为有以下几点要重视:

  1.根据现行法律,走私案件应由海关部门查处。《海关法》第五条规定,“各有关行政执法部门查获的走私案件,应当给予行政处罚的,移送海关依法处理”,对比现在全社会都耳熟能详的“权责清单”和“职能部门是法无授权则不可为,管理相对人是法无禁止则可行”的要求,查办走私案件应由海关执行。而且根据《海关法》第八十二、八十三条及《海关行政处罚实施条例》的相关规定,走私的概念非常广,主要是指逃避海关监管,偷逃应纳税款,逃避国家有关进出境的禁止性或者限制性管理,既包含“走私行为”,也包含“按走私行为”论处,发生的区域有在海关监管区内也有在海关监管区外。当然,这并不排除其它部门共同承担反走私职责。

  2.《投机倒把行政处罚暂行条例》失效后,工商部门查私职责受到了限制。因为《投机倒把行政处罚暂行条例》失效,工商总局不得不以31号令的形式将《工商行政管理机关对走私贩私行为处罚的暂行规定》和相关文件废止,工商部门按国务院三定方案虽有“查处走私贩私”职责却已无法律依据了。只能打些擦边球,即使查到走私案件,也应当移送海关处理。工商部门再也不是包打天下或是兜底承担走私贩私进入流通领域的第二道防线了。比如今年6月份省工商局上线民生热线时,有媒体质问深圳口岸附近“水客”监管问题,笔者认为这类明显是没有如实申报,偷逃税款,逃避海关监管的行为,应当由海关部门来查处。

  3.《条例》赋予了工商部门查处无合法来源证明进口商品的职责。在《投机倒把行政处罚暂行条例》失效后,广东这一全国首部反走私《条例》有效填补了我省工商部门查处走私贩私的法律真空。《条例》第九条明确规定“工商行政管理部门负责查处商品市场和经营场所商品流通领域经营无合法来源证明进口商品的违法行为”。同时《条例》第四十二条相比之前的《广东省反走私综合治理规定》第三十二条增加了“没收该商品”,避免了工商部门可能存在的以罚放行的执法风险。为了防止过去的传统观念影响,笔者还是想再次重申,工商部门查处无合法来源证明进口商品并不等同于海关部门查处走私案件,工商部门是有反走私职责,但工商或其它部门在监管中发现的涉嫌走私案件应当移送海关处理。圳阳同志认为《条例》未提及商务部门对旧电器电子产品(包括无合法来源的)监管职责,笔者对此有不同看法,“洋垃圾”中如有禁止进口的物品如废旧计算机、旧服装等,这些属于走私物品,应当是由海关查处而不是商务部门。

  4.《条例》对工商部门职责还需要进一步修改。笔者认为,《条例》第九条第一款的有关表述不太合理。首先是“商品市场和经营场所商品流通领域”令人费解,而且从概念的种属、划分角度看也有问题,其次是和其它部门对这一行为的表述也不一致,再者是和罚则的表述也不一致。建议能否参照深圳的做法,将其表述为“在海关监管区域外”,给人的感觉既简单不拗口,又能表明海关是查处走私案件的部门,其它部门查处非走私案件。
  同时,对“无合法来源的进口商品”,建议做适当修改,因为进口商品可以包括禁止、限制进口,自由、自动进口及国营贸易货物等,尤其是如果属于禁止进口物品,其在任何情况下都是不可能有合法来源的,这类情形的“无合法来源的进口商品”实际上是一个伪命题,它的存在就必然是走私物品,也就不应当由工商部门查处。
  综上,建议能否修改成“工商行政管理部门负责查处海关监管区外,经营无合法来源证明非禁止进口商品的违法行为”。对第九条其它款的有关部门的职责表述也一并如此修改。

  二、对《条例》有关行政强制措施的修改建议
  圳阳同志在文中认为《条例》赋予相关部门的强制手段存在灵活性缺陷,其第二十九条规定对有关“合同、原始记录、销售证明、账册等资料”可以采取“查阅、复制、登记保存”的手段,而没有赋予对这类资料“扣押”的行政强制措施的权利,这使办案过程有“风险”。笔者对此有不同的看法。且不说在理论界中有观点认为“先行登记保存”也属于行政强制措施的一种,单就第二十九条规定所指“财物”就应当包括了“合同、原始记录、销售证明、账册等资料”。在实际的办案过程中,如果认为“查阅、复制、登记保存”账册等还不足够固定相关证据,完全是可以对其实施扣押。

  笔者认为《条例》规定行政强制措施最大的问题,是其中“查处涉嫌走私行为”这几个字眼。结合前文所述,走私案件是由海关部门查处,《海关法》也规定了海关部门可实施的行政强制措施,《条例》作为下位法不能违反上位法,对此其它部门是法无授权则不可为。因而建议删除第二十九条中有关“走私”字眼,对应改为“查处涉嫌无合法来源的非禁止进口商品案件时”,这样才不会和现行的法律法规相抵触。

  当然,如要增强灵活性,能否考虑借鉴《产品质量法》第六十三条“隐匿、转移、变卖、损毁被产品质量监督部门或者工商行政管理部门查封、扣押的物品的,处被隐匿、转移、变卖、损毁物品货值金额等值以上三倍以下的罚款;有违法所得的,并处没收违法所得”的内容,在《条例》中增加一条类似条款。

  总之,反走私工作是一项涉及多个部门职能的综合治理工作。各级工商部门要深入贯彻《条例》,以此为契机来推动工商部门的打私工作,不仅要强化内部协作,而且要积极主动加强与有关职能部门的联系沟通,全面落实反走私综合治理责任制。作者:◇文/许粤涛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